• 画廊排名——一场自娱自乐的资本游戏
  • 2011-04-09 中华美术网(www.ieshu.com)

  • 近日,听朋友说某杂志搞了个北京画廊排名,原以为是坊间流传的玩笑罢了,不料竟真有媒体大动干戈地去搞这般无聊透顶之事。当得知此排名原来出自某知名八卦杂志的“高人”之手时,吃惊之余竟有些见怪不怪了,或许这样的排名就该出自那里,稍谙事理的媒体断不会如此短距,不负责任的去钻营这般沽名钓誉之事。无聊归无聊,同大多人一样,好奇心还是驱使我拿了本杂志翻开来看,本只想当个冷笑话来读,好当作茶余饭后朋友间的谈资。但即便我做足了充分的准备,还是有些看不下去了,虽不是天才,但也不甘愿被人耍弄,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不只为自己,也为那些被八卦昏了头脑的人。

    哗众取众:潜规则下的自我炒作

    国人有个习惯,但凡事物总喜欢去分个“三六九等”,仿佛不分就显不出某些人的能耐。这个习惯是对是错且不做讨论,就其本身而言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适用,“三六九等”是封建社会官本位思想的延续,我们真的没必要动不动就把排名拉出来按照一、二、三、四去对号入座。福布斯排名、城市排名、大学排名、艺术家排名……我们看惯了太多了的排名,哪一个排名真的能够做到独善其身、经得起历史推敲,不过只是迎合时下某部分人的利益罢了,说白了就是潜规则惹的祸,杂志也要生存,赔本赚吆喝的事不是谁都肯干。这次某知名八卦杂志搞的北京画廊排名,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刚在三亚诞生的“2011胡润艺术榜”,金钱与艺术之间这种莫可名状的微妙关系被他们捅上了天,难怪一出炉就引来了一片质疑之声。不是见人家搞排名尝到了甜头你就也跟着搞,既然是艺术媒体就应该洞悉艺术的特性,踏踏实实地做出自己的贡献,哗众取宠的自我炒作还是少来为好。

    缺乏公信:自我陶醉的独角演绎

    如此隆重的画廊排名如何炼成的,它的排名依据又是什么?杂志中给出了这样一段话:一、画廊知名度。数据源自百度高级搜索“XX画廊”,权重系数占30%;二、专家评分。专家共15位,由策展人、媒体人、批评家、拍卖公司、艺术家、藏家、画廊博览会组织者七部分组成,评委根据资本实力、产品质量、学术地位、创意能力、策展水准、服务水平、出版水平、销售能力、媒体推广、成长性十项指标给出各项的前五位画廊,表示画廊得分从5分到1分,总数相加得出各画廊最后得分,权重系数占70%。这样的排名依据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连百度搜索这样不靠谱的数据竟都成了画廊知名度的唯一参考,那苏紫紫、芙蓉姐姐这一个个被炒红的网络名人岂不也应该列入中国百年风云人物了。

    再说说专家评分,15个来自策展人、媒体人、批评家、拍卖公司、艺术家、藏家、画廊博览会组织者七部分的专家,名额怎么分?分别都是谁?杂志里自始至终都未提到。评委根据资本实力、产品质量、学术地位、创意能力、策展水准、服务水平、出版水平、销售能力、媒体推广、成长性十项指标打分,分怎么打,资本实力、产品质量、学术水平指什么,谁说了算?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画廊评选竟把受众撇开,画廊难道只是给艺术家和藏家开的吗?忽视了公众的诉求只是一味地迎合市场、追求资本最大化,难道这就是本次画廊评选的初衷吗?排名评选不是哪个人脑子一热,网罗一群所谓专家,窃窃私语之后就能乱扣帽子、乱发善心的。

    华而不实:资本干预下的各取所需

    随着近些年当代艺术的不断繁荣,逐渐衍生出了一些以艺术类高端媒体自居的杂志,这些杂志大多没有独立的刊号,以公司的形式挂靠在某个出版社名下,通过为艺术家著书立传、为画廊跑腿宣传等手段获得生存资金,自负盈亏,自生自灭,想必该知名八卦杂志也不例外。面对如此激烈的行业竞争,要想获得更大的市场,更高的关注度,就需要一些“奇思妙想”和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搞画廊排名就是其一,投入少,见效快。所谓投入少,首先,此次画廊排名选取的都是北京本地的画廊,便于操作,其次,所谓的专家大多是朋友间碍于脸面的相互帮忙,不需要额外支出更多的费用。所谓见效快,首先,搞画廊排名有噱头,迎合了读者猎奇的心理,能获得一定得读者群,扩大其影响力,其次,可以借此结交更多的画廊人脉,让其在杂志上打广告做宣传。这样看来,此次排名可谓各取所需,杂志赢得了关注度和真金白银,画廊获得更多的宣传推介,其它相关利益集团也是志得意满,看似华丽的画廊排名外表之外,实则是资本的相互倾轧,是相关利益体的妥协媾和。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看到,此次某知名八卦杂志组织的画廊排名并非所有都是赢家,从某种角度说画廊也是受害者。其一,北京并非只有这100多家画廊,那些没有上榜、没有列为参考之列的画廊是不入流,还是组织者不屑于理睬,谁来关注它们的成长。其二,对排名靠后的画廊是一种无声的伤害,在评选标准尚不明确,评选过程缺乏公正透明的情况下,自己的画廊被排在末尾,这既是一种名誉诽谤,又是一种公权利的打压。其三,此次排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某些画廊的行为准则,从而不择手段地去追求更高的名次,导致画廊业恶性竞争风险的加大。画廊作为一级市场,是连接艺术家和观众的重要纽带,在繁荣艺术市场、推动公共艺术教育、陶冶大众艺术情操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画廊的发展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公共文明水平。同时,作为艺术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画廊的成长和发展有其自身的属性和规律,作为艺术媒体应该肩负其自己的责任,更多的关照艺术本身,而不是借助艺术的外衣去搞噱头、营私利。



  • 来源:一路歌行的日志 作者:
  • 滚动新闻
  • 会员登录
成都蓉城美术馆
王骐书画
西部风情人物画家刘选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