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可染失去了什么?
  • 2010-06-29 中华美术网(www.ieshu.com)

  • 李可染,二十世纪的中国山水画大家。他在世时曾令多少绘画学子追随其后,他去世后还有几人愿继承李家山水?

    做为新中国为祖国山河立传的一位山水画大家,李可染的画是新的,前所未有的,他从黄宾虹和齐白石二位老师那里学到了高超的笔墨技巧,又吸收了素描的明暗造型关系并与水墨融为一体,又采用了逆光的表现手法,这使他的山水作品厚重且视觉冲击力强,也使他成为继北宋范宽之后的又一位壮美型大画家。他在50年代之前的作品传统味道颇浓,笔精墨妙且饶有趣味,之后的作品经过他努力的变法成为新社会山水画的代表,他也由名家变成了大家,为自己赢得了时代的喝彩,得到了一个画家一生难得的辉煌。

    但做为一个当时大家都认为极有成就的绘画大师,他在绘画上失去了什么?

    中国写意绘画和西画比较起来在技术上最大的优长是什么?自由。中国画太自由了!自由得让西方人不可思议,因为他们是焦点透视固定光线,中国画是动点透视(我在这里把人们常说的散点叫动点)和心灵观照,以自然科学为依据的西方传统绘画和以阴阳哲学为精神的中国山水画本来就是天隔一方的事情。当然,新中国后的社会政治环境对画家起了一定的硬性引导作用,画家为了生存去做一些在现在看来实在是比较可笑的事情,那是另当别论。李可染既然吸收了素描去描写祖国的大好河山,他失去中国山水画的自由也就成了当然,李可染与范宽虽然同为壮美型的画家,但他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这不完全是时代的不同所造成的,而是对中国山水文化的理解不同所造成的,李可染为中国山河立传基本是对某地某境的传神写照,而范宽则是用他的画笔来表现中国传统哲学的山水精神,所以李可染的山水画给人更多的是视觉上的震撼,范宽的山水画除了视觉震撼外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震撼,这就让他们之间拉开了距离。

    “中国的艺术评论”基本上不能叫“评论”,叫“捧场”还是可以的,陈子庄生前曾对当时大红在紫的李可染先生提出过“死板”的看法,但谁又会去理会一个蜗居于四川一生的穷光蛋呢?

    大师的作品应给人以心灵的颤动和思想的启迪,后人不仅会高山仰止,还得受益终身,八大山人于当时恐怕无人称其为大师,但后学者无穷,受益者几百年谁可胜数?

    尽管李可染得到了西画最基本的东西而丢掉了中国画最可贵的东西,但他那气势磅礴的山水画仍然足以令人敬仰,他仍然不愧是一代大家,他承前并变法但并没有启后,因为人们更热爱自由。

  • 来源:曾醉的艺术空间 作者:
  • 滚动新闻
  • 会员登录